-银行理财顺化之路曲折妥协面对挑战应对智慧

这篇文章摘自《2022中国资产管理发展趋势报告》,预计近期上市。

21世纪地官研究院研究员方海平

2022年被认为是新规定经过4年过渡期正式实施的第一年,是“全面顺化”时代的开放。

大规模、改革彻底、影响力非常广的这一观战型,四年多的转变,其间市场的波动、机构、监督的游戏、政策的调整补充不不足,整个过程坚持初衷,到今年过渡官为止,正式宣布改革的完成并不容易。

刚刚度过过渡期的银行理财在今年第一季度经历了巨大的考验,这一波顺潮让理财机构充分认识到了“净值波动”的威力,从侧面解释了过去四年多的顺化之路为什么如此曲折。从银行理财的应对来看,正试图在低波动、高收益和净化之间找到最佳解决方案。

“真正的净值”之路是曲折的

这一灌洗革的核心是围绕“顺化”展开的,官制产品的顺化改造、官制机构的顺化管理是此次改革的关键,也是中国市场官制概念走向真正意义上的资产管理的重要一步。

从早期兑换背景下的资金池模式开始,改革初期“假净值”盛行,真净值产品逐渐成为市场主流,纯化过程相当曲折。

顺化改革的初衷不用说了,资金池模式无论是产品经理还是投资者都非常方便、有吸引力,但隐藏的巨大风险是监管不可接受和不可持续的。回顾整个顺化改造过程,从头到尾都是按照监管的主导和要求进行的,相关要求分布在多个政策文件中(如新监管、理财规定、理财公司的净资本管理方法、理财价值评估指南等)。

整个纯化过程并非瞬间顺利,是理财产品评价会计和会计计量的核心。最先出台的《官新规定》规定,理财产品采用市值法评价。因为在失业中难以迈出一步,机构提出了很多意见,所以在后续补充通知中进行了调整。重点之一是,在过渡期中,对封闭期超过6个月的定期开放式资产管理产品、银行现金管理等理财产品适用剩余成本计量。

随后,中银协相继发布了《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核算估值指引(征求意见稿)》和《理财产品会计核算指引(试行)》,并成立了相关工作组,为理财产品的评价提供了具体实用的指导。

同时,理财产品作为理财主体,受到财政部新会计准则的制约,2021年9月31日财政部发布了《资产管理产品相关会计处理规定(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对官管产品的会计确认、计量和报告应遵循企业会计准则。金融资产分为剩余成本法计量的条件需要进一步紧缩。

一系列政策逐渐落地,逐步实施,从机构和市场的应对来看,是逐步理性发展的过程。监管框架下机构的选择具有一定的盲目性和短期性质,最典型的是在转型开始初期,以监督现金管理类产品采用剩余成本法为契机,修改/发行了大量现金管理类产品,引发了新的担忧,之后监管加强了对此采取的措施。

另一项成果是“假净值”产品大行其道,政策细则不完善的情况下,通过规制的分化,一些机构对产品只做了最表面的修改,实质上是刚刚兑换的预期收益产品,在市长/市场收益下降的情况下,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套利和不公平现象。

随后,政策细则逐渐完善,规制要求也越来越严格。随着新会计准则的正式落地、新规定过渡期结束后“优惠”政策的实效、现金管理产品新规定的实施和过渡期的临近,纯化改造的含金量也在提高。

据《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半年报告(2022年上)》数据显示,理财产品的顺化转换程度继续提高,2022年上半年理财业务转换继续深化,顺兄弟产品的存续规模和比重已达到较高水平。截至2022年6月末,净资产理财产品的存续规模为27.72万亿韩元,占95.09%,比去年同期增加了16.06个百分点。

顺化的“破顺”挑战

从机构的角度来看,无论是产品形式的改造还是理财公司的成立,制定和执行新的管理制度都不难。那么淳化到底在哪里?从今年上半年银行理财产品遭受的“破顺”冲击和理财公司面临的巨大压力中可以窥见一斑。

法顺,无疑是今年银行理财产业发展的关键词之一。

今年上半年,受内流行、国际地缘冲突等综合因素的影响,a股市场和债券市场发生了较大波动,a股市场先下跌后上升,呈现出产业结构分化的明显特征,债券市场进行了深度调整。银行理财刚完成顺化改造,就被市场的威力“教训”了。

据中国理财网公开的产品净值信息统计,今年第一季度市长/市场波动较大,巴净现象加剧,截至2022年3月18日达到高点,在已公开净资产商品的7485只中,1461件产品的累计净值不到1件,巴净率达到19.52%。此后,随着市场回暖,理财产品的波顺率逐渐降低,截至2022年6月24日,波顺率降至7.09%。在此之前,2021年下半年理财公司公开招聘理财产品的破顺率基本保持在5%以内。

从中国理财网刚刚公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半年报告(2022上)》也可以看出,银行理财产品净值波动比过去扩大了。根据招商证券的研究,2021年理财产品的加权平均年收益率波动2%-4%,单月收益率波动不超过2个百分点。自2022年以来,变动范围进一步扩大到0%至5%之间。2022年3月理财产品加权平均年收益率大幅下降到1%以下,随后2月收益率迅速回升,2022年5月1月加权平均年收益率超过4%。

大面积“破顺”的直接结果是投资者的情绪反弹。在多年的理财转型和投资者教育过程中,产品净值波动、投资者自负盈亏这一概念在市场上反复传达,但在此次“破顺潮”中,从多家银行理财公司的内部情况来看,很多投资者向银行客户经理提出的“不满”。这进一步表明,与产品和机构的变化相比,投资者的理念转换需要更长的时间。同时,再次证明了银行理财投资者群体的“稳定”特征。

这直接影响了理财产品的招聘。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存续产品规模比去年年底减少了0.6万亿韩元,总体影响不大,但投资者对市长/市场变动的反应却大大增加了银行机构招募新产品的难度。普益标准监测数据显示,4月份共有2862家银行理财产品新发行,产品发行量减少了18.62%。

理财公司的应对措施

由于这种市长/市场环境和投资者的反应,理财公司面临着不小的压力,从各机构的应对措施来看,理财公司联合母行渠道部门通过多种渠道和方式进行投资者沟通解释,进行投资者教育。另一方面,多项理财公司法纷纷拿出真金白银购买自家银行理财,保护投资者的信任。

3月23日,光大理财公开了其资金不超过2亿元的投资光大理财发行的阳光股票型和阳光橙色混合型理财产品,开启了银行理财公司的“姐妹热潮”。随后,南银理财宣布将投入约5亿韩元作为公司自有资金,申请申购/申购南银理财旗下理财产品。中邮理财公告称,将自己的资金约为6.5亿韩元,用于购买下属管理的理财产品等。

这次浪潮使各理财公司更加深刻地了解银行理财投资者群体的特点,从而对产品管理、资产配置、投资战略造成了制约。分析巴净产品类型可以发现,今年第一季度大规模破碎的产品中,以混合类、股份类等为主,这些产品中权益资产比重不一定高,但波动很大,导致了整个产品净值的大幅波动。

在压力下,银行理财公司在选择调整理财产品的资产配置的同时,更倾向于稳健安全的固结战略。根据普益标准的监测数据,所有机构在2022年第一季度末对理财产品的资产构成比重进行了比较明显的调整,调整幅度远远大于未清产品。货币市场类、固定收益类资产上升了1.53、2.92个百分点,更不用说股票类资产和基金的比例分别下降了2.58、1.95个百分点。

随着顺化改革的启动和推进,银行理财管理面临困难,新法规出台后,银行理财不断增加债券类和存款类资产,减少非标准和权益类资产。据刚刚发布的理财半年报显示,截至2022年6月末,理财产品投资资产为31.81万亿韩元,同比增长10.99%。其中,债券类、非标准化债券类资产和权益类资产规模分别为21.58、2.27和1.2万亿美元,分别占67.84%、7.14%和3.21%。

关心财经(ths518),获得更多机会

-银行理财顺化之路曲折妥协面对挑战应对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