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云“进一步拦截”购票是强制销售保险见过吗

面对2021年春云序幕,人口迁移正进入旺季。就在这个时候,“买票偷偷卖给售票员保险”的视频在社交平台上引起了网民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image.png

记者了解到,乘客被迫购买车票已经很久了,车票和保险捆绑销售似乎已经是标准的,这给一些乘客造成了“上车一定要买保险”的错觉。

除了手动窗口外,各大网络购票平台还在售票过程中为消费者提供各种保险产品。其中,基本上经常选择购买。《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通过多个第三方票务平台预订汽车票、高铁票、机票时,发现不同平台存在基本选择保险,不同账户基本选择的保险不同。

对此,相关律师指出,究其原因,背后是利益驱动者。消费者在面临这种情况时,为了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可以要求第一次抵押。另外,消费者可以通过12315或12328向消协和交通部投诉,以保护合法权益。

旅客票价已包括保险费

根据视频内容,这位网民在陕西省西安公交站买票时,偷偷给售票员买了销售保险,一张车票包含4元保险,但售票员在购票过程中没有告知。视频中售票员首先亮了“保险自动皮带”,乘客们经过多次追问后道歉说“好吧,对不起”,并退还了保险费用。

随着视频在网络上的发酵,陕西省西安公交车站回应说:购买保险是自愿的,售票员应该提前通知乘客。目前,相关售票员已进行停止处理,扣除当月的绩效工资,在全站进行通报,并亲自给旅客打电话要求道歉。此外,公共汽车站将立即对各职位进行操作程序培训。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在该视频的评论区,许多网民表示,除陕西西安外,河南、河北、甘肃、湖北、江苏、安徽、广东、广西等地在购买车票时,也曾违反过出售1-2韩元左右人身伤害保险的意思。另外,一些网民认为,购票时同时购买的保险是必须的,是强制购买的产品。

那么上海的情况怎么样?

《国际金融报》记者先后去了上海长途汽车终点站和上海火车站。公交车终点站人工售票窗口贴着“附加保险自愿”的标语,引人注目。刚刚买票的两位旅客告诉记者,售票员没有未经同意强行投保。在窗口旁边的自动售票机上,记者试用了整个票务全过程,但都没有出现基本选择保险。

image.png

(照片是上海市外公交车终点站售票窗口,王英照片)

在上海火车站的人工售票窗口,记者没有看到相关标语,但根据游客的反应,也没有强制购买保险。

实际上,早在2009年,原交通部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行的《汽车运价规则》和《道路运输价格管理规定》中,客运票价就包含了2%的旅客人身伤害赔偿责任保障金,一般不需要额外加入。

2020年9月正式实施的《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第96条也规定,对旅客不参加承运人责任保险、不参加保险的旅客车辆经营者,原许可机关将吊销经营许可证。

本质是由利益驱动的

2020年3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快推进意外险改革的意见》,集中整顿市长/市场突出问题,

然而,在监督下,车票强制买卖保险仍然屡禁不止。原因是什么?

“原因是多方面的,最根本的是利益驱动.”上海韩星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移民律师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售票员抓住了乘客的紧急心理,并行额小,出售了不起眼的保险。大多数乘客因为几块钱的保险,不会与售票员发生纠纷,最终选择追究责任的乘客较少,所以很难受到比较严厉的处罚。

据调查,2014年合肥公交客运站成立了保险代理公司,从事代理销售业务,利用售票员向乘客出售保险,从保险费中提取了高达70%的佣金。这意味着,例如,在上面的视频中,乘客购买4元的保险,客运公司下属的保险代理公司将被扣除2.8元。随着大量客流的累积,出售保险将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实际上,强制买卖保险是违法行为,移民律师从三个角度进行了分析。

首先,车票本身包含客运汽车经营者为旅客投保的承运人责任保险,因此乘客销售的保险不是法律规定的强制保险,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将这种保险强制出售给乘客。

第二,售票员作为保险销售或代理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131(5)条的规定,利用行政权力、职务或职业便利性及其他不正当手段引诱乘客签订保险合同。但是,根据《保险法》第165条,处罚对象是保险机关、保险经纪人,如果有上述行为,则接受保险监督机关的命令,处以5万韩元以上30万韩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吊销工作许可证。因此,在上述公交车站事件中,售票员只会进行停止处罚。

最后,作为消费者,旅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8条、第9条享有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在售票员没有告知存在该保险交易的情况下,强迫旅客购买该保险,显然侵犯了旅客的消费者权益。

基本选择保险仍然存在

根据国家发改委等11个部门最近联合发布的《关于做好2021年春运工作和加强春运疫情防控的意见》,在需求减少和容量增加的双重作用下,2021年春云营业性客运压力将减轻,高铁民航出行比例将进一步提高。

今天,网上购票已经成为大多数旅客的首要选择。那么,网上购买表上没有强制或基本选择保险的情况吗?《国际金融报》记者试图通过旅游、飞猪等多个第三方票务平台预订汽车票、高铁票、机票,了解到底。

以Ctrip为例,在汽车票的购票界面上优先排在第一位的预售选项包括5元1份泰康在线汽车事故组合保险。点击“预约”后,页面上会明确显示包含交通事故保险和新冠疾病保险金。机票的购票页面上基本没有选择“抗议抗联联合保险”,乘客有相关需求的情况下,保险保险页面上可以选择标准保障、尊享保障、基础保障三种组合保险。高速铁路购票页面不包含保险选项。

猪方在购买汽车票页面上,原价票优先于第一位,不包含任何保险。高铁购票页面上有20元和30元的火险供乘客自行选择,基本不选。机票的购票页面上分别有40元的航空事故保险、50元的航空组合保险和一般预约三种选择,乘客可以自行选择。

但是,基本上选择保险的现象并不是都消失了。《国际金融报》记者在某平台手机客户端购买了1月19日从上海飞往长沙的机票,购票过程中基本包括20元台江航空事故综合保险,乘客点击“套餐说明——不需要套餐”取消。用那个小程序购买同一航班的机票时,购票过程基本不会被选中,乘客会自己选择。

更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账户转换和个人信息重新登录上述平台的手机客户端时,默认选择的航空组合保险包也不同。

1个账号基本上选择20元1份航空事故综合保险,乘客可以额外购买40元1份航空组合保险。

账号2基本选择40元一份的航空组合保险,乘客可以额外购买30元一份的航空事故综合保险。

image.png

为什么手机客户端仍然基本选择保险?不同账户基本选择的保险不同的原因是“杀熟”行为吗?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给上述平台客服中心打了电话,但遗憾的是,直到发刊都没有收到回复。

支持消费者合理的权利保护

消费者对车票平行销售保险的态度大致相同。

《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了多名消费者,大部分人表示,现在在线上下也推出了多种自主选择的保险产品,但基本不会选择购买,在线预售如果遇到基本检查,付款前会取消。

提到为什么不购买,就是认为各种交通工具,特别是高铁,安全系数高,保险赔付概率低,没必要买保险。第二,我认为单独购买的保险产品价格昂贵,不划算。

但是,如果线下强制购买或网上基本检查忘记取消,大部分消费者也决定默默接受。“主要不知道怎么处理,而且不是很大的数额,所以不会计较。”

对此,移民律师建议,当消费者遇到这种情况时,在发现自己加入分房保险的第一时间,为了挽回自己的经济损失,可以要求退款,也可以向售票公司向这位售票员投诉。另外,消费者可以通过12315向消协投诉,要求侵权者赔偿自己的损失,保护合法权益。

2020年春运期间,交通部也继续加强监督检查,在公交车、航站楼、售票窗口等显眼位置明确保险自主购买提示和保险价格,并表示将消除基本销售保险。另外,交通部提醒乘客,如果遇到强制销售保险行为,可以通过12328交通部服务监督电话投诉。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春云“进一步拦截”购票是强制销售保险见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