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呆了发现商品券漏洞的两人用疯狂的“羊毛”赚了770万韩元也有人一口气充值100年会员

导游:目瞪口呆!

最近朱某和李某发现了凭证漏洞,疯狂的“羊毛”,赚了770多万韩元!

目前,两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诈骗罪,被警方依法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最近在上海,派出所报道说,定期梳理公司运营的应用程序后台时,发现2020年11月至12月期间使用公司发行的商品券购买的记录约有1600件以上。

:据图片报道,顾客可以利用支付时间差等方法钻空子。

比如凭证价值800元,他们只需订购下1000元,支付200元的实际费用,你就可以得到1000元的商品,然后再转售或间接转售1000元的商品,就可以累积中间差异。

图片 图片据调查,犯罪嫌疑人朱某、李某利用系统漏洞,分别骗取了该公司640万韩元、价值130万韩元的商品。

目前,犯罪嫌疑人朱某和李某因涉嫌诈骗罪,被青浦警察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正在进一步调查案件。

图片这些“羊毛”事例令人目瞪口呆。

巧合的是,“羊毛”事例很多,睁大了眼睛,目瞪口呆。

1元充值1000元群?

最近,合肥市公安局高身份局调查一起盗窃QR的案件,相关金额达10多万韩元。

在河南当教师的孟母,在工作期间总是关注赚钱的小道,业余时间在各大平台寻找“羊毛”的机会,创建QQ群,与网友们一起制定分享和交流羊毛的方法,成为该群的成员需要缴纳1200韩元的会费。

偶然的机会,孟某在合肥某公司的QC充电平台上发现了系统漏洞,通过平台上的漏洞,通过不到1元的投入,可以充电999个QC,孟某将该方法录制成视频发送给建立的会员群。群里的几个成员看了之后,受不了利益的诱惑,开始用这种方法为自己和他人充电QC,赚取利润。

合肥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很快收到辖区一家公司的举报,称该公司检查账单时,账目出现了10万元的巨额亏损。

警察迅速投入细致的侦察。网络盗窃QC通常是通过充别人QQ的方式,非法分子充的QQ往往不是本人的,所以相关账号多,迷惑性强,给警方破案增加了很大困难。办案民警兼顾了很多线索,顺藤摸瓜,逐渐整理了犯罪线索。经过细致的分析判定,掌握了整个事件的详细背景。

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后,民警展开了去河南收网的行动。通过仔细触摸耐心蹲下处理案件的民警于2月23日在犯罪嫌疑人孟某的家中抓获。目前,警方已对主要嫌疑人孟母某某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一口气充了将近100年会员,你敢相信吗?

鼓励会员通过签名、读文章、看视频、完成任务等方式获得积分和交换商品,这是很多商家常用的促销方式,但犯罪分子很容易利用私利。

2020年10月10日,浙江杭州滨江某小说软件运营公司为了兑换QQ、爱奇艺等会员,有人恶意提取积分,共损失1万多元。

通过调查,杭州公安机关迅速锁定重庆的旁氏,逮捕并交付审判。据调查,方某通过非法软件绕过APP抽奖系统次数限制,反复提取积分,在积分点兑换成各种网络会员,填写自己的账户。

图片荒唐的是,方某给的爱奇艺视频会员已经充电到2111年!这一口气成为会员近百年,太豪放了!

另外,方某还说明了通过类似的手法侵犯多家网络公司的事实。目前,方某已被当地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同样的优惠券实际上充值了6000多次!

此前,浙江杭州的一家掌上电脑app为新注册的用户充电,充值了任意话费,开展了降低27元的优惠活动。从8月10日晚上到11日凌晨,系统一直受到攻击,没想到话费充值模块会损失10万多人民币。

据调查,当天晚上有168个账号使用32个IP地址登录到应用程序,累计充电6900多个。有证据表明,通过后台数据分析和交易方梳理,专门从事网络黑灰色生产项目的群体。

经过调查,杭州公安机关锁定了范某等11名嫌疑人,前往贵州、山东、安徽、四川、河南、重庆等地进行逮捕,提交审判。

据武某等人透露,他们曾先后加入发布在线折扣(系统脆弱性)的QQ集团。通过群聊,“志同道合”的羊毛党有11人组成了自己的QQ群。平时任何发现打折活动和漏洞的人都会在人群中交流和共享。

这次,如果发现某掌上电脑应用程序的新用户话费充值优惠活动有漏洞,就向群里分享了此次优惠活动和具体的利用漏洞操作方法。

从8月10日晚上到11日凌晨,利用某人掌握的系统漏洞,采取技术手段,绕过风控规则,使用同样的优惠券重复充电,共赚了6918件solo 10多万韩元。

目前范某等11人已被当地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从6万账户中去掉了400万韩元的羊毛!

去年9月7日,浙江温州瑞安市公安局举报称,在引进一家技术有限公司检查之前的游戏宣传活动时,发现有人使用异常手段奖励66元现金。

该公司确认,以上游戏的用户账户达6万个,现金金额超过400万韩元!这个数额甚至占总数660万元人民币的三分之二。

继警方之后,瑞安市公安局网络安全大队根据举报情况迅速立案,锁定了一名犯罪嫌疑人陈某,并于9月7日当天逮捕,在居住地查获了大量犯罪手机卡。

经过审问,陈某与东周某一起,利用梁某开发的插件软件,利用大量通关游戏,说明了获得现金奖励的非法行为。9月15日,警方远赴河北、福建,抓获了周某和杨某。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杨某是精通插件软件制作的程序员,开始游戏活动后,杨某制作了专门用于游戏活动的插件。

周某和陈某利用该软件大量运营了154个游戏账户。本来要在一个账户上花半个小时才能完成活动任务,两个人不到两分钟就全部完成了,通过8张相连的银行卡提取赚了一万元。

图片两人还帮助别人进行批量运营,每个账户从20元到30元不收取手续费。本来计划在7天内使用10万个现金补偿名额,但不到3天就被这个集团恶意清算了。

目前,警方查明了100多名涉案人员,逮捕了8名主犯,成功切断了这条黑色产业链,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羊毛”产业链

什么是“羊毛”?

“羊毛”的引用意为“占便宜”,源于春晚小品。现在网络上专门收集各种商家的优惠信息,注册后接受各种优惠券、奖励。人们把这种行为称为“羊毛”,热衷于“羊毛”的人也被称为“羊毛党”。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行为的进化,“羊毛”一词令人讨厌。

原来商家的折扣是针对普通消费者的,目的是通过折扣、赠送等折扣活动吸引更多消费者,产生更多的消费行为。

然而,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热衷于“羊毛”的人在网络上逐渐形成了“羊毛党”。有专门人收集各种优惠信息,专门群甚至app传递信息,最后发起大量人瞬间获得优惠利益的“羊毛”行动。

商家的优惠遇到“羊毛党”时,他们作为小众的初心自然会落空。这还算不错。例如,如果他们设计的优惠规则出现漏洞,专门研究漏洞的“羊毛党”们就会蜂拥而至,利用这些漏洞。一旦商家无法履行承诺的优惠,“羊毛党”们就会通过不满和诉讼施加压力,最终导致商家损失惨重,甚至商家关门。

但是,“羊毛党”不顾一切,面临着明显的漏洞,但要进行天量交易的恶意是显而易见的。

更极端的“羊毛党”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利益,不惜冒险窃取他人信息等犯罪行为。

符合规则的正常的自我利益行为当然不可耻,但“羊毛党”们的行为超出道德和法律的界限,就不仅仅是被憎恨了。

“羊毛”行为违法吗?

“羊毛”行为在现实中很常见,但由于目前缺乏有针对性的法规,一直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

那么“羊毛”行为是否违法?

“对于消费者的行为是否是恶意的“羊毛”行为,商家很难证实。那个调查取证在司法部有很大困难。”

杭州下城区第二检察总监吴冠军说:

但是,对于利用犯罪手段(如收买公民个人信息、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等)获取大量会员账户的“羊毛”群体或通过数据篡改等技术手段受益的“羊毛”行为,要坚决予以刑事打击。

杭州市检察院第三检察部副主任张海峰表示,违反平台规则,非法篡改积分数据,可直接定罪。如果利用平台的活动规则兑现,很难定义为犯罪,但其手段行为会犯罪,例如获得大量实名认证账户。

浙江金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涛认为,对于恶意的“羊毛”行为,要将“打架”和“预防”结合起来防止“羊毛”,最重要的是平台和平台内商家要做好规则、制度制定、风险防范意识树立等相关工作。

这条底线不能碰!

“羊毛”和违法犯罪之间的界限在哪里?

合理合法的“羊毛”和违法犯罪的欺诈行为之间的界限取决于消费和信息的真实性。

合法的正常交易,即使用自己的实际信息进行实际交易,用商家的优惠券和积分兑换的礼物,无论是赠与还是销售都没有关系。

违法犯罪的欺诈行为是指一旦使用虚假交易,包括非法获取他人个人信息在内的欺诈行为,如果数额超过一定限度,就可能构成犯罪。

提示

不要做恶意交易

现有帐户的正常使用

或者正常注册账户

不利用平台漏洞

不使用技术手段获取不正当利益

不要认为恶小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告

-吓呆了发现商品券漏洞的两人用疯狂的“羊毛”赚了770万韩元也有人一口气充值100年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