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业外包化“有的规模是几千亿韩元”银行理财子公司出面

今年上半年,在权益市场的巨大背景下,银行理财受到了沉重的打击。由于多数银行理财产品提前停止运营、银行理财大破、业绩密集的比较标准等,刚刚进入理财产品净化元年的银行理财遇到了挫折。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部分银行理财公司外包规模达数千亿,权益外包的现象较为普遍。这迫使银行理财继续提高权益类资产投资能力,部分国有代理理财子公司大力发展多元战略投资体系,强调权益投资作用,不断提高权益投资能力等,成为投资体系建设的重点。

“部分同业外包规模数千亿”

银行理财要培养权益投资能力

在最近举行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CHINA FORTUNE Management FORUM)2022年夏季峰会上,工银理财董事长王海璐表示,投资能力是银行理财作为管理机构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但客观上,银行理财业目前面临外包规模较大的问题。

王海楼表示,部分同业外包规模达到数千亿,实际上是转让了自己的执照,放弃了自己的长期发展。同时,这些基本资产的风险在外包过程中能否有效管理,在投资组合中能否有效适应等都是风控方面需要考虑的因素。

“在委外投资方面,工银理财目前的委外资产规模不到100亿,占总资产管理规模的比例不到千分之五。”王海璐说。

农银理财董事长马瑞光也在论坛上坦言,银行理财缺乏权益投资能力,很难从投资中获得超额收益。

马瑞光分析说,由于历史原因,与公募基金等资金和同业相比,银行理财资金主要缺乏现金、固定收益类资产、权益投资等多资产投资能力。这方面投资组合获得超额收益的困难很大。特别是低利率震荡时期,面临着“资产不足”的构成难题。另一方面,债券市场单方面下行,市长/市场之间的风险对冲能力不足,很难掌握股票、商品、黄金等各种资产循环的行情。反映在理财产品端的是,固金增强类产品的实际收益不强,偏股混合类、权益类具有较高收益弹性的产品也相对不足,难以满足更广泛客户群体的理财需求。

一位国有代理部管理部门负责人也告诉记者,他所在银行的理财公司也有外包,但外包规模不大,随着自身投资能力的提高,公司外包业务总体正在缩小。现在这家银行外包的业务、股票、债务投资都有,权益投资为主,“目前股票方面的投资外包是业界主流的方式。”

该副管理部负责人认为,银行理财公司的大量外包存在凸显了理财公司提高自身权益类投资能力的重要性。

理财纯化后

需要更多专业化的研究能力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银行理财公司要想成为能与国际同业同台竞争的资金机构,必须提高自主投资能力。

在基金公司工作的王海璐说:“从基金到理财,我深深感受到两种类型的管理机构在客户需求、产品定位、投资特色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和差异。”)。” ”

她坦言,理财公司的投资能力有一定基础,但与基金同业相比有差异。她认为,银行理财在大规模资产配置和高额领域具有传统的投资优势,可以与母行产生协同效应,但在权益投资等领域的经验积累具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根据银行理财的资产管理行业生态位分析,我认为银行理财应该进行适当的产品定位,理财产品应以低风险、低波动为主,满足广大客户的投资需求和风险偏好。因此,工银理财的投资体系将重视多元战略投资体系建设。

王海楼表示:“多元战略投资体系是理财公司与基金公司相比的巨大差异。基金公司在选择仓库方面几乎没有选择,绝对收益战略也不多。”理财公司要实现绝对收益目标,战略体系的构建至关重要,多元战略投资可以帮助理财公司根据市长/市场环境把握不同的投资机会。

马瑞光认为,理财净值转换后,基本资产的变化迅速反映在产品净值上,产品净值波动更加敏感,更加需要专业化、市场化的投资能力。

他认为,银行理财公司主要应从三个方面进行实践。一是完善投资支持体系。宏观战略研究要加强大势判断,提高对流资产选择能力。中关村产业研究要深入细致,判断行业景气度和目前的位置。微观标志与合作机构的研究,要加强分级投资库的跟踪维护,规范合作机构评价,严格准入把关。二是夯实固定收益投资基本盘,深化信用研究,扩大交易品种,维护投资组合的收益线。第三,发挥权益投资的收益倍增作用,发挥严格的投资纪律,明确不同产品配置权益类资产的风格偏好、大象选择、仓位控制等要求,提高产品收益弹性。

相对来说,国有代理理财公司将加强自身的投资能力建设作为首要任务,部分城市商业理财公司表示,研究工作主要为投资交易提供服务,现阶段的研究能力可以满足投资需求。这种理财公司有点缺乏提高权益投资能力的内生动力。

一位省商投资家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银行理财公司的研究团队主要进行投资交易。由于该银行理财产品的主要投资对象是债券市场,研究组主要就宏观经济状况、地方债券、信用债务等展开研究工作。

但是他坦言,现阶段理财公司的投资能力相对基础,与其他资产管理机构相比没有明显的优势。比如,公司投资的城市套票都来自某行的贷款客户,相应投资的信用风险已经被母行控制,所以对研究团队的研究要求不高。但是,对于经纪人、基金等其他管理机关,需要信用沉降。这种投资战略将相应地对投资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目前我们的投资目标相对风险较小,所以我们的投资也主要是插入板,而不是交易板,这一阶段的投资能力可以满足我们的投资需求。只有在投资逻辑发生变化时,我们才需要改变我们研究方面的工作。”那位城商行银行人士说。

文章来源:中国基金报

|同业外包化“有的规模是几千亿韩元”银行理财子公司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