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共享充电宝“涨价”后行业运营模式从直营转变为代理

“共享充电宝租金提高到每小时4元”、“不能用共享充电宝”等话题最近上了微博热搜。共享充电宝真的集体涨价了吗?现在的价格变动背后又隐藏着什么行业变化?上海证券报记者对此进行了一次调查。

不同使用场景的价格差异越来越大。

最近有报道称共享充电宝租赁价格提高到每小时4元,消费者直呼“不能用”。这是普遍现象吗?

共享充电宝一般以微信扫描码的方式收费,在微信内搜索关键词可以确认微信联系人使用的品牌情况。能源怪兽、竹网科技旗下的街头战、小传、美团等是大众选择较多的品牌。

价格方面,记者查询了浦东新区部分门店,发现能源怪兽、街头电器等都将最新的收费标准定为每30分钟2元。位于北外滩商圈的美团共享充电宝收费标准是每小时4元。

消费者向记者表示,位于部分景点、大型百货商店的共享充电宝租赁价格超过了每小时4元的平均水平,每小时可达6元。

针对这种现象,共享充电宝行业从业者表示,最近共享充电宝租赁价格整体没有明显上涨,但不同场景的价格差异有明显增加的迹象。

该从业者表示,这与共享充电宝行业的分润模式有关。分润模式分为两种。一个是根据共享充电宝设备租金收益率划分,运营商/代理商和商家有独立背景,用户扫描代码支付的费用会自动在后台结算,按月划分。二、对于一些大连锁品牌,运营商/代理商会提前支付一定金额的“营销费用”(门票费),金额取决于商家的年度人群、历史数据等经营数据,以这种方式共享充电宝的租金往往高于第一种模式。

“代理商或商家拥有定价权限,但均按照市长/市场机制进行最终审批,不得超过物价部门规定的上限。”那个服务员说。

轻资产化促进代理市场的增长

业内人士表示,共享充电宝价格发生了这种变化,与调整行业格局有关。共享充电宝业发展初期,经营以直营模式为主。疫情发生后,以直营模式为主的共享充电宝企业在一二线城市的积分竞争中投入了巨额营销费用,加上橱柜折旧、资金回流等压力,销售额呈下降趋势。

以共享充电宝第一周能源怪兽等为例,今年第一季度销售额为7.371亿韩元,同比下降13%,环比下降12%。净利润亏损近1亿元。从2021年的能源怪物顺差到亏损,每年净亏损1.25亿韩元。2019年和2020年,能源、怪物、龟毛净利润分别达到1.67亿韩元和0.75亿韩元。

“随着行业竞争的激烈,轻资产化成为了业界最好的选择。龙头企业的代理比例加快,快速布局下沉的市场成为行业新的增长点。”小田科技相关人士表示,产业代理模式的发展有助于为三四线城市的优质资源商提供更多的创业空间。目前,小型电气技术的代理市长/市场渗透率达95%,覆盖2600多个县级以上城市,用户数达4亿人。

能源怪物和竹网技术同样深耕,击沉了市场。豹研究员报告显示,截至今年第一季度,能源怪物代理的比重扩大到38.9%。竹网技术已经掌握了行业近一半的点资源。通过成熟的代理模型,竹网技术可以以较低的销售成本渗透下沉市场,形成庞大的积分网络。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

_共享充电宝“涨价”后行业运营模式从直营转变为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