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的“天然气”很难挽救欧洲的“紧急”

德国总理披肩茨最近访问了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正在寻求能源合作,以缓解德国面临的能源危机。与此同时,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能源公司最近也与卡塔尔签署了液化天然气增产协议。

德派等欧洲国家因乌克兰问题和与俄罗斯关系恶化,对俄罗斯实施全方位制裁,努力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同时将目光转向了油气资源丰富的中东国家。有分析认为,由于各种因素,中东难以在短期内大幅提升欧洲能源供应,因此无法从根本上缓解欧洲当前的能源危机。此外,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中东能源生产国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在沙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地缘政治格局中的地位不断提高,外交政策自主性也越来越高。

德派的视线瞄准中东

在9月24日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的会谈中,双方重点讨论了能源合作问题。在访问第二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时,双方签署了保障能源安全、加快工业增长的战略合作协议,并讨论了可再生能源合作等问题。在与卡塔尔领导人披肩茨的会晤中,双方着重加强了经济、能源等领域的合作。

据德新社报道,阿联酋今年将向德国方面提供13.7万立方米的第一批液化天然气,但比连接俄罗斯和德国的“北溪-1”天然气管道今年早些时候每天的运输量要少。斯托尔茨布隆伯格报道说,美国仅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获得了《液化天然气和不具约束力的能源协议》。这不能缓解德国的“奇难”。

法国也在中东积极寻求能源合作。道达尔能源公司和卡塔尔能源公司于9月24日在多哈签署了投资协议,成为卡塔尔北部油气田南扩项目的第一个外国伙伴。此前,道达尔能源公司今年6月同意投资20亿美元用于卡塔尔北部天然气田东扩项目。法国总统马克龙8月访问阿尔及利亚,宣布与重建的伙伴关系,目的是加强能源合作。

能源合作障碍很多

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各种因素,中东和欧洲之间的能源合作短期内上升的空间有限,无法从根本上缓解欧洲面临的能源危机。

卡塔尔经济学家纳比勒哈桑表示,德法等国最近加快了与中东国家的能源合作速度,扩大能源进口,特别是从卡塔尔进口天然气,难度更大。

首先,卡塔尔更喜欢向亚洲国家出口天然气,对向欧洲国家出口持怀疑态度。因为亚洲国家进口卡塔尔天然气完全是商业行为,没有政治目的,而欧洲国家往往将商业行为政治化,动辄与“民主”挂钩。)。

第二,卡塔尔希望与德国加强经贸合作,但对披肩茨政府的政策动向抱有怀疑。因为在披肩上台后,美国前总理默克尔改变了相对独立的外交政策,追随了美国。特别是因为鲁莽地中断已经完工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引起卡塔尔的警惕。

另外,卡塔尔现有天然气田的生产能力几乎达到峰值,增产能力有限,大部分天然气出口限额已经有相应的长期供应合同。即使开发新的天然气田,短期内也很难投入生产。因此,卡方目前无力向欧洲国家出口大量天然气。

海湾国家地位突出

分析人士指出,欧洲能源危机对中东能源生产国,特别是海湾国家在全球能源格局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沙特、阿联酋等国以丰富的资源和财力扩大了地缘政治影响力,加强了外交政策自主性。

沙特立足于能源外交和地区外交,改善了与伊朗和以色列的关系,在美国和俄罗斯之间左右逢源,不断提高自己的影响力。美国总统拜登7月访问沙特后不久,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与俄罗斯总统普京通了电话,沙特最近计划恢复与伊朗的外交关系。最近,在沙特的调解下,俄罗斯释放了受雇于乌克兰的外国雇佣军(包括英美等国公民)。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改善与伊朗的关系等外交政策上也提高了自主性。今年8月,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宣布在伊朗重新担任大使。9月份,伊朗驻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大使赛义夫穆罕默德贾亚比时隔6年重返德黑兰恢复职务。阿联酋的迪拜成为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地区总部,甚至是全球中心,影响力越来越大。

(参与记者:杨振海、胡冠、王海珠、包裹、杨元勇)

关心财经(ths518),获得更多机会

-中东的“天然气”很难挽救欧洲的“紧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