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日本首席经济学家森田经平采访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是最佳政策日元贬值很难提振出口

010-35万记者胡慧仁广州报道。

在坚持宽松的货币政策的同时,日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

由于与美国货币政策的持续分化,日元业绩呈弱势。特别是本月美国联邦储备制度理事会宣布加息75个基点后,日元对美元汇率一度从1美元跌至145日元。对此,日本政府和中央银行大量购买日元,进行外汇干预。在此之前,日本央行一直坚持“放弃债务”,致力于维持收益率曲线控制(YCC)政策,但目前该政策也面临挑战。9月26日,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反弹至0.25%的政策区间上限。

日本中央银行仍然有宽松的需求和条件吗?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有助于日本后续的经济结构改革吗?日元贬值赚钱的时代为什么过去了?围绕这些问题,《全球财经连线》采访了野村日本首席经济学家三田经平。

三田经平表示,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是最佳政策,而是经济结构改革,但为了使经济结构改革更容易被接受,需要包括货币政策等在内的支持性政策。

与此同时,森田静平向记者指出,日本央行为了带领日本走上温和可持续的通货膨胀道路,采取了很多缓解措施,但尚未实现。

森田静平对日本制造业产量连续两个月萎缩表示,今年年初以来,有多种因素压制了日本的制造业活动,包括国内疫情的重演。但这并不意味着日本制造业的竞争力下降。他强调说,日本的制造业活动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表现密切相关。

宽松的政策支持结构性改革

《全球财经连线》:日本央行继续实施宽松的货币政策,央行方面表示,如果有必要,将毫不犹豫地采取更多的缓解措施。在通货膨胀持续上升的情况下,你认为日本央行有继续缓和的必要和条件吗?

三田经平:我们确信,日本央行将保持不变的货币政策,直到2023年4月日本更换现任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为止。由于日本的通货膨胀率低于其他国家,日本央行得以维持宽松政策。我们不是说这是最好的政策,最好的政策应该是经济结构性改革。为了使经济结构改革更容易被接受,我们需要包括货币政策在内的支持性政策。

另一方面,日本央行推出量化宽松已经近10年了,但这10年出现了银行盈利能力不足等副作用。例如,人寿保险公司缺乏投资机会。这种情况都是因为日本央行试图将通货膨胀稳定在2%的道路上。日本央行一直在这样做,我们相信日本央行也会继续这样做,但这不是最佳政策。最好的政策是改变经济结构。

《全球财经连线》: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有助于日本随后的经济结构改革吗?

三田经平:日本需要结构性改革,特别是劳动力市场改革。因为劳动力市场流动性不足。事实上,日本央行采取了很多缓解措施,将日本引向温和可持续的通货膨胀道路,但央行尚未实现,主要是由于缺乏可持续的工资增长。为了改变日本的经济结构,我们确实需要提高部门内部和部门之间的劳动力流动性。通过这样做,我们必须努力提高劳动生产率。

日元贬值,出口很难提振

《全球财经连线》:日本8月工厂活动增长率为19个月来最低,日本制造业产量连续2个月萎缩。这是否表明日本制造商的国际竞争力正在下降?你如何看待现在日本制造业的发展动能?

三田经平:我认为关于日本制造业竞争力减退的观点不一定正确。特别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压制日本制造业活动的因素有很多,其中包括国内传染病的重演、零部件和产品供应的限制等。所有这些因素都不利于经济活动,特别是日本的制造业发展,7月至9月期间尤为明显。但是我不认为这与日本制造的竞争力下降有直接关系。我相信日本企业的竞争力仍然存在。因为上述因素,日本的竞争力并不突出,日本的制造业活动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表现密切相关。

事实上,从非制造业方面的数据可以看出,现政府正在努力挽救非制造业经济。例如,放宽边境管制,吸引入境者。所以我认为未来日本非制造业经济方面的成果会更好。

《全球财经连线》:日元贬值赚钱的时代为什么过去了?对日本的产业结构来说,日元贬值会产生什么影响?

三全经济评价:日元贬值是人们热烈谈论的基本面主题之一。日本中央银行通常关心日元的内部价值,但不是日元的外部价值。日元的内部价值只是价格,日元的外部价值是指外汇市场,日本央行集中关注日元的内部价值。

日本通货膨胀的上升速度仍然比其他国家慢,因此日本央行将继续现行的货币宽松政策。但是,由于日元贬值的影响,日本经济发生了很大变化。货币贬值通常会增加出口量,但现在日本的出口比消费品出口更多的是产品和零部件。日本出口消费品时,货币疲软实际上是有帮助的,所以现在日元贬值对制造业活动没有直接帮助。另一方面,日本严重依赖进口食品和能源,日元贬值实际上增加了购买这些商品的成本。所以我认为日元的快速步伐不如过去有帮助。

日本经济要持续增长,就需要结构性改革,改变劳动力市场,增加劳动力的流动性。单纯增加货币并不能解决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要从重视货币发行量转向结构改革。

日本暂时没有违约的可能性

《全球财经连线》:根据日本央行此前提出的建议,它将在常规操作中增加债券购买规模。你如何理解日本央行的“放弃债务”政策选择?日本有违约的危险吗?

三田经平:日本政府好像没有债券违约。首先,日本央行仍然继续实施YCC政策,即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必要时,为了尽可能降低收益率曲线,日本央行将继续吸收尽可能多的日本国债。2021年,日本央行购买了相对短期的日本国债,原因是政府以前大量发行了这种日本国债。目前,日本央行正在转向控制长期国债收益率曲线。这意味着日本央行将购买更长时间的国债。我认为日本央行准备尽可能多地购买日本国债,以保持央行的目标水平。

如果收益率被成功压制,很难判断政府的债务会违约。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目前的状况与国债违约相去甚远。展望未来,我们必须尽可能保持财政融资的可持续性,我们不能让债务占GDP的比例。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央行不仅为政府提供资金,而且还是实施货币政策的实体。

《全球财经连线》:截至8月末,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总资产处于2021年1月以来的最低水平。日本资产负债表为什么显示“缩减表”?日本央行是否处于“强制”缩减阶段?

三田经平: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确实在缩小,但不能看作是日本央行正在试图减少资产负债表,试图摆脱目前宽松的货币政策的信号。事实并非如此。最近,日本央行正在努力应对传染病,包括缩小资产负债表规模或加强融资。

日本央行3月份停止了部分行动,这导致抗疫活动资金减少。因此,日本央行资产负债表的规模正在下降。众所周知,抗疫行动即将结束,因此,日本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削减不足为奇,但这并不预示日本央行将继续削减资产负债表。

贸易逆差或已经达到顶峰

《全球财经连线》:日本扩大的贸易逆差会使日元无法支撑吗?

三田经平:目前日本创下了战争以来最大的贸易逆差,主要是由于进口性价格的暴涨、能源和食品价格。但是同时,海外经济增长放缓,出口不一定增加。因此,日本出现了巨额贸易逆差。我们可以解释,至少目前更大的贸易逆差是因为日元走软。

日元走软的另一个根本原因是日本政府实际上更难干预外汇市场。我们预计油价等能源价格将继续下跌。因为随着全球经济今后进一步放缓,日本的贸易逆差将减少。因此,目前的日本贸易逆差可能是最大的,但今后逆差可能会减少。

关心财经(ths518),获得更多机会

-野村日本首席经济学家森田经平采访宽松的货币政策不是最佳政策日元贬值很难提振出口